三十年·三十人|任京生:暨南“飞雁”闯荡北美,独创中文形象教学法

发布时间:2022-12-30 发布单位:2022世界杯官方买球入口-China NO.1


于暨南振翅 于华教星空中翱翔



任京生,暨南大学2022世界杯官方买球入口-China NO.11980级校友。现任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副会长、国际汉学会理事、北美中文作家协会永久会员。先后毕业于暨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美国富兰克林大学和西东大学。曾任暨南大学加西校友会会长。



 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几年间,积压了十年的学子迫切地想要完成自己的大学梦。少年时代,他们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青年之期,他们见证着改革开放的时代风云;成年之后,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为社会的进步、教育的发展、民族的振兴,做出了自己杰出的贡献。任京生正是其中的一员,前半生由暨南启航,在大洋彼岸的华教事业中展翅翱翔,后半生凝聚新生代校友,打造加西交流新平台。他像一只不愿停歇的飞雁,因为情深,所以追逐。



01


雏雁初飞:

脚踏实地,路始暨南


面对 20 世纪 80 年代仅仅 4% 的录取比例,任京生并未胆怯,顺利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成为人们口中的“天之骄子”。


回想当年,任京生对自由活跃的校园氛围记忆犹新。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相对于其他大学保守且严格的校园管理,暨大的政策相对宽松。“学生多当过兵、下过乡、进过工厂,社会活动能力、独立思考能力都很强,很多方面能独当一面。”学生干部候选人年龄差距之大也极为罕见,“最大的有40多岁,最小的应届毕业生才16岁”。


宽松的校园氛围给予了任京生莫大的发挥空间。在这片沃土上,他不断提升自己的领导力和号召力,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头雁”。在校期间,任京生是校学生会主席兼广东省学联副主席,同时兼任诸多社团顾问。刚复办不久的暨大,学生机构还不健全,他便和同学一起创办起艺术团、通讯社等学生组织,举办异彩纷呈的文体及学术活动:联合文冲造船厂、南方大厦、战士话剧团、艺术院校等多个部门数百人乘船去虎门参观,并与数千名海军战士联欢;邀请广州地区9所高校的学生会来暨大举行工作座谈;在暨南园组织舞会,周围高校的学生也来参加………


任京生


谈及为何热衷于学生工作,任京生笑言:“这没有什么原因,是一种热情,也可能是一种遗传。我母亲就特别热衷社会活动,常常组织或参加文艺演出等,哪里有公益活动就去哪里帮忙。”高强度的学生工作势必会挤压学习的时间,任京生却看得很长远, “搞社会工作也是一种学习,是向社会学习,能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如何协调学习和工作的关系没有别的办法,就是要比别人刻苦,比别人减少更多的娱乐休闲时间”。


四年的校园生活转瞬即逝,任京生对于离别的细节仍历历在目。“离开母校之前很多同学要为我送行,我并未告诉他们准确的时间,但他们还是知道了。如今还清晰地记得,离开学校那天,整辆公交车上几乎都是为我送行的同学。一站又一站,眼看着公交车离火车站越来越近,大家都沉默不语。”


在任京生心中,暨南情是这样一段段并肩前行的经历、一个个感恩的故事累计叠加。回首 40 年,青涩而朝气蓬勃的相遇延伸出跪乳之恩的校友情、舐犊情深的师恩情、执子之手的同学情,无限感慨,尽藏心中。



02


雁起汀洲:

迎华文教育春风,闯荡海外


毕业后,任京生被分配到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局下属的防水材料公司。过人的工作能力让他先后担任经理办公室主任、技贸公司的经理与法人代表。转眼到了千禧之年,出国热潮席卷中华大地,许多人期盼带着梦想走出国门,奋斗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任京生也是如此,他在短暂准备过后很快被俄亥俄州立大学录取,签证也一次性顺利通过。


年近 40 的任京生远涉重洋,孤身一人先到俄亥俄州立大学。既没有朋友,又对英语几乎一窍不通,短暂的孤独曾包围着他。庆幸的是,任京生从小走南闯北,适应能力很强,很快结识了志同道合的同伴;且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亚系是全美中文教学实力最强的科系之一,全美东亚语言中心和美国国家汉语旗舰项目都挂靠在该系,任京生可以只用中文在该系进行访问学者工作。


任京生课堂


对于这位漂洋过海的特殊来宾,俄亥俄州立大学也交给他一个重要的任务——教授中美关系学课程。其实这门课已开设多年,但以往都是从各类报纸杂志上剪裁一堆小文章供学生阅读。眼见配套教材不成熟,任京生在执教之余便挤出时间为该课撰写了一部十几万字的教材,系统、全面地介绍了中国的人际关系,也传递了中国人际关系的正能量。2003年,任京生的这部修改后的教材《从东到西看关系——我在美国教授关系学》在南方日报出版社出版,后被美国数所大学用作教材。


2009年,任京生移居加拿大。加拿大教育界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温哥华戴维斯学院力邀其筹办学院下属的汉语学院;加拿大哥伦比亚教育集团(下属有加拿大皇家艺术学院、加拿大皇家艺术中学等)聘请其开发发明创造等课程,而他最感兴趣的、最期盼能深入推进的仍是海外汉语教学研究,“我想用毕生精力创造出一套卓有成效的汉语教学系统,突破海外汉语教学难的问题”。


任京生《加拿大华人群英谱》新书发布会


任京生著《全脑开发学中文》等教材


其实早在美国访学时,任京生就发现外国学生对传统的教育方式并不感冒。机缘巧合之下,他在教授发明创造课时领悟到“形象教学”的奇效,于是潜心研究,独创出一套中文形象教学法,先后出版《轻轻松松教中文——海外中文教学手册》《全脑开发学中文——汉语形象教学宝典》等书,被北美、澳洲多地的中文学校用作教师培训教材。除了著书传学,向国外民众普及中国文化也是任京生的一大心愿。20159月,任京生与好友一起在温哥华创办了“菲莎文化讲坛”,每周举办一场线下义务文化讲座,不收取任何费用。讲题涉及《论语》《易经》等古籍,以及音乐、书法、历史、科学、美学、文学、中西文化、发明创造、华文教育等。四年半的时间,讲坛邀请过100 多名讲师,举办过200多场讲座,听众不计其数。


任京生课堂


路始暨南园,闯荡新世界。任京生用鲜活的事例、生动的语言、专业的理论将外国人对于中国文化的憧憬与向往转变为真实的了解和学习,他正在成为海外讲好中国故事的“新话筒”。



03


鸿雁成行:

凝聚加西校友,校友会焕发新生机


孤雁伶仃,鸿雁成行。在校时从事学生工作的经验,让任京生深谙找到校友组织、团结校友的重要性。1984年毕业后,任京生回到北京加入北京校友会。“据说各地很多校友会都是新、老分家,但当时的北京校友会新、老团结得非常好,各种活动都是新、老校友齐聚一堂。”这种团结友好的氛围坚定了他服务校友的决心,一路从校友做到副秘书长、秘书长,2000年更被聘为“永久名誉秘书长”。


 2009年,任京生从美国移民加拿大。在参加校庆时,他得到一本校友录,上面载有温哥华十几位校友的联络方式。任京生如获至宝,只可惜一一打去电话时,多半打不通,仅有几个打通的都是其子女接的电话,多告知他们的父母已去世。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浇灭任京生联络加西校友的热情,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次邀请会上,任京生与历史系1982级校友、《环球华报》总编黄运荣交换名片时相认。任京生当即询问他温哥华是否有校友会和其他暨南校友,黄运荣答道,校友是有的,但他来了十几年了还没听说过校友组织。任京生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主动联系起美国南加州校友会会长梅凡、暨南大学时任副校长贾益民及校友总会相关人员,并联同黄运荣分别利用自己的报纸发出征询校友消息。在陆续收到20多个校友的回应后,2010917日,暨南大学加西校友会在任京生家中举行了简单的成立仪式。


 “能够如此顺利地成立有赖于母校、校友总会及海外校友会的大力支持。”每每谈起加西校友会的创立,任京生都说,是因为有南加州校友会梅凡会长、香港校友会张丽卿慷慨捐助的启动资金,是因为有校友总会将创立消息及时发布给了世界各地的校友会,创立之路才显得这么“一帆风顺”。在海外闯荡多年,任京生越发觉得校友间的互助,就像踌躇的孤雁重遇前行的雁群,在同一片星空下契阔谈䜩,共叙前事,在伶仃的大洋彼岸也足以抚慰人心。


2018年暨南大学加西校友会在西温哥华

举行新春聚会


在暨大校友总会成立25周年之际,任京生曾说,我希望母校像“一艘航空母舰”,把各地校友会“一艘艘小船整合起来”,打造一个平台,收集各地校友的资源,建立资料库和信息平台,让校友们彼此找到交流的地方。这也被许多校友称赞为校友会运作之“箴言”。


目前,加西校友会已由当初成立时的十几人发展到一百多人。201968日,加西校友会举行换届大会。会上,连任九年的任京生表示不再参加下届理事会选举,但今后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新一届理事会的工作。从“一线掌舵”到“幕后护航”,加西校友会是其一生不变的牵挂。



文章来源 © 陈联 梁燕 著《三十年三十人》

采访及撰稿 © 陈联 李嘉怡 韩霜

编辑 © 蔡荠萱 郑帆 严军

责编 © 陈联

审核 © 梁燕